400-078-8989
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案例 >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 正文
控制权游戏——看大股东如何掏空上市公司

2016-01-06 14:40   文章来源: 

文/崔志国 罗 娟
2015年12月29日,一汽富维召开股东大会,对《2015年度日常关联交易计划的议案》进行表决,在控股股东回避的情况下,该议案因遭遇1286.97万股反对票(占有效投票数的97.61%)而被最终否决。这已是一汽富维关联交易议案第四度被否决。

汽车轮胎业务是一汽富维的主营业务,其所生产的轮胎几乎全部用于供应一汽集团(一汽集团持有一汽富维20.14%的股份,为控股股东),但从2003年至2014年,扣除对外投资收益,一汽富维的利润总额累计亏损达10.58亿元。且主营业务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水平。下表中通过对一汽富维与几个主要竞争对手的毛利率比较可知情况的严重程度。

表1:主要同行企业毛利率水平比较

公司名称

一汽富维

风神股份

S佳通

双钱股份

2015年上半年

1.91%

20.43%

24.27%

12.67%

2014

1.76%

22.21%

21.23%

13.93%

 

考虑到一汽富维的毛利率水平远低于同行企业,小股东一直强烈质疑一汽富维与一汽集团之间存在着巨额利益输送——如果按照平均毛利率20%计算,那么过去12年来一汽富维已向一汽集团累计输送利益超过100亿元。因此除了在股东会上否决《2015年度日常关联交小股东们还易计划的议案》外,小股东们还准备对整个董事会进行起诉,并继续征集小股东的表决权授权以剥夺或削弱一汽集团对一汽富维的控制权,提名小股东代表进驻公司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

一汽富维的关联交易表决之争,本质上是一场争夺控制权的游戏。

通常情况下,作为上市公司的控制者,控制人一方面会通过改组董事会实现对公司决策权的控制,不但要将董事长这个关键席位控制在自己手中,还要在董事会中获得尽可能多的席位,以便自己的意志能够在董事会中畅行无阻,彻底控制董事会。

另一方面,控制人还会将手伸到管理层中,将自己的人安插到管理层中,甚至直接任命总裁或总经理等关键岗位,实现对公司经营权的绝对控制。

股东们之所以会乐此不疲地争夺企业的控制权,其最终目的是为了通过控制权来获取远超其股份比例的利益。我们将超出股份比例的这部分利益称之为控制权私利。

掌握控制权的大股东获取控制权私利,进而掏空上市公司的手段很多,常见的有关联交易、虚假出资、虚假甚至恶意重组,以及操纵上市公司业绩获得再融资等。其中以关联交易手段最为突出和常见。

关联交易是指相互关联的几家企业之间的交易。关联交易本身利弊参半,无可厚非。关联交易一方面能够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但另一方面也往会往被别有用心的控股股东用于达成有利于自己的不公平交易,从而侵犯其它股东和债权人的权利。

通过关联交易来掏空上市公司的手段主要有如下几种:

1. 关联购销

这一点在当年外资汽车企业刚进入国内市场时表现尤为明显。根据国内的法律,外资不能控股合资企业,但强势的外资方要求合资企业必须向其指定的供应商采购零部件,或者所生产的产品必须交由其控制的销售公司统一销售,通过这些不平等的条约来压榨合资公司的利润,合资公司只能赚取微薄的加工费,而绝大部分利润都通过关联交易的方式被外资方拿走。

不过鉴于关联交易较为敏感,上市公司的控股大股东常常会构建一个非常复杂的交易网络,通过自己的亲友、下属等社会关系人来建立关联公司并与上市公司签订各种不平等的交易合同,如抬高零部件采购加工或者压低产品销售价格等方式,将利润从上市公司中转移到关联公司之中。

在一汽富维的案例中,一汽集团就是凭借其持有的区区20.14%的股份而夺得一汽富维的控制权,进而借助不平等的关联购销交易实现了近百亿元的控制权私利。而这部分利益原本应该属于上市公司,属于所有股东,却被一汽集团一家独吞,侵犯了所有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使得一汽富维在扣除对外投资收益后,12年累积亏损达10.58亿元。

2. 资产置换

资产置换是企业间的一种常见交易手段,本身无可厚非,但却也常常被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用于获取控制权私利。

资产置换是指控股股东将自己或关联公司名下的劣质资产与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进行置换,或以关联公司名下的非主营业务资产置换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资产,从而将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转移到关联公司名下。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控股股东的一手把控,会有意调低上市公司优质资产价值,调高关联公司劣质资产价值,从而获得资产置换的价差,实现控制权私利。

ST生化就是活生生的资产置换的受害案例。

2005年振兴集团受让*ST生化(原三九生化)29.11%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后,随即便将旗下电业资产——控股 65.2%的山西振兴电业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同时置出三九生化持有的三九集团2.06亿元的部分应收款和昆明白马制药有限公司90%股权。但振兴电业2009年因环保问题而停产,生产线已成废铁,2009年到2014年间,电厂累计计提坏账已经超过1亿元。而被置换出去的昆明白马和上海唯科两家公司的债务担保责任也被振兴集团推给ST生化,导致ST生化又损失了超过1亿元。

随后,在大股东的自导自演之下,ST生化于2011年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振兴集团赔偿上述损失。为偿还上市公司损失,振兴集团于2012年底将旗下金兴大酒店(不含土地使用权)置入上市公司。该酒店评估价达5亿元,振兴集团除了能偿还所欠上市公司一个亿的款项以外,还能拿到上市公司返还的现金3亿多。而金兴大酒店由于一直未能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未恢复施工、未能办理过户,此举相当于将金兴大酒店这个垃圾资产以5亿元的天价置换入上市公司。

2015年1月27日,ST生化开始停牌并筹划重组,公告的重组标的一直锁定在生物医药资产上。但11月4日,ST生化却公告称,原有的重组计划无法继续推进,公司拟将其旗下子公司广东双林药业与交建集团旗下的路桥资产进行置换。而双林药业是ST生化的最优质的资产,是上市公司的现金牛,其市盈率约为70倍,且未来发展前景十分光明。而路桥业务则为夕阳业务,市盈率仅有5~10倍。出售高增长主营业务资产,购买低增长非主营业务资产,本身便十分蹊跷,无疑是振兴集团的故伎重施,希望借此将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据为己有。

大股东振兴集团的为所欲为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密切注意,也激怒了中小股东,目前部分持有ST生化的股民、私募机构正在筹划成为一致行动人,争取联合起来选派代表进入董事会,对大股东进行制衡。

3. 资金占用

控股大股东凭借控股地位长期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已经成为我国上市公司的痼疾。

莲花味精自上市以来,其资金长期被大股东河南省莲花味精集团无偿占用。2003年初,莲花味精集团占用上市公司2.24亿元资金,到2003年底,占用资金规模达到了6.98亿元,至2004年3月底,占用资金规模高达9.49亿元。近10亿元资金被大股东无偿占用,导致莲花味精开工不足、主营业务利润大幅下降、银行借款金额高企、利息不堪重负、现金流量入不敷出。

控股大股东及其关联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导致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之和逐年增长,并使得上市公司计提巨额坏账准备金,流动资金极度匮乏,正常经营难以为继,甚至直接导致巨额亏损。虽然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大了监督和查处力量,却难以从根本上彻底杜绝这种现象。

4. 借款担保

利用上市公司的良好融资渠道和金融信用,为控股股东进行担保,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掏空上市公司的途径。上市公司已经成为控股股东的低成本融资工具。

翻开上市公司的年报,几乎绝大多数上市公司都存在着或存在过为其控股股东提供贷款担保的黑案底。如猴王股份自上市之后就沦为猴王集团的融资工具。猴王集团不但直接无偿占用猴王股份近8亿元的资金,还将猴王股份的房屋、建筑物等资产全部拿去抵押,直接以猴王股份的名义进行贷款。万家乐公司也曾为其控股股东广州三新实业有限公司提供贷款担保。

 

研究控股股东如何掏空上市公司,其目的在于加强防范,尤其是强化法律防火墙的建设,唤醒中小股东的维权意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愿意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真正建设一个公平、公正的公司治理结构,切实维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罗娟律师简介: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民商事法律部主任,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栏目资深点评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环保协会志愿律师,执业领域主要集中在劳资纠纷、知识产权及企业法律顾问等法律事务。在劳动关系领域,曾为国内外多家企业提供劳动关系的梳理、企业规章制度及高级管理层薪酬制度的制定等方面的法律服务,代表企业与离职员工进行谈判,进行仲裁与诉讼。与此同时还代理了上百起高级白领与企业的劳动争议案件;在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领域,为多家企业提供关于商标、专利、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的战略布局及风险防范等方面的专业法律意见和建议,并在企业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多次代表企业出庭诉讼维护企业的权利;长期担任多家企业法律顾问,对顾问企业的日常经营、劳动关系及重大合同审查等提供法律服务。  
联系电话:13651132019
邮箱:luojuanczg@163.com

 


上一篇:公司治理之—初创企业如何实行股权激励
下一篇:【抄的漂亮不如做的漂亮】对近期某同行微信抄袭行为的声明

首页 - 团队 - 招贤 - 案例 - 下载 - 邮箱 - 联系 - 法律服务自助